牧者的話
實體聚會
       近日教會肢體所關心的問題之一,應該是「何時可以再度舉行實體崇拜?」相信這個問題應該不會是今天才會提出,或許大家在心裡已經問了超過一個月,但奈何我們如何積極準備,但仍受相關法例與防疫要求所限。
 
說老實,作為牧者真的很希望快點可以跟弟兄姊妹真實地相聚,在教會裡一同敬拜、相交、禱告,這都是心裡期望之處。事實上,2020年至今,能與大家一起面對面的相處,在同一空間裡敬拜、同一空間裡有講有笑地分享,同一空間裡分享美食、一同空間裡禱告服待⋯⋯這全都彷彿由一月起全部被淘空了。就算在六、七月期間曾有段恢復的時間,但大家都經歷到相關的限制,始終未能如從前一般。自己想到詩篇四十二篇1節:「我的心渴想 神,就是永生 神;我幾時得朝見 神呢?」心裡也覺得有點諷刺。
 
尤有進者,我們不是為要見面而見面,亦相信無所不在的上帝任何時地都可與祂的子民一起。就算我們現在藉科技可以在網上相交,但大家都知道其限制,更明白我們若未能如炭火般聚集一起的話,真會有機會懷疑與失落。事實上,在過去年多的社會事件與疫情之下,我們對上帝、對人生、對時事等的理解與觀察都有變化。從前可以有實體聚會的時候,我們除卻有固定的時地見面外,更因大家來到同一地點而可以出現許多偶發性但又重要的對談,亦可讓許多生命的掙扎可以跟肢體與領袖們一起經過。
 

       然而,因為疫情第三波之故,早前限聚令下獲豁免在宗教場所内進行的羣組聚集繼續被撤銷,乃至教會可以維持開放但又未能舉行崇拜與小組。知道有些為此等得心急如焚的肢體都感到十分苦惱,但我們始終都要遵守法例,為此也請大家懇切禱告,期望相關條例能盡快更改,仍至我們可以實體相見呢! 

新學年

      有留意我的Facebook的肢體,可能自上周起會見到我發了數個用到「有個中學生」的帖文。原因很簡單,就是兒子已經是中一學生,真的感到時間過得很快!

 
       2020年的新學年應該是史上最與別不同的一次,更加是對學生、老師、家長來說最不想重演的一次。大半年的疫情下,我們已經不再是疫情初起的時候想著怎樣應變,又或者可以讓學習延遲一點的情況。網課由上學期那一種「有總比沒有好」的態度改變了,已經成為「盡量做到跟得上沒有疫情」的安排。
 
       由9月2日起,兒子在早上8時前已開電腦上網課至中午。他同時要使用智能電話、平板電腦與手提電腦,一部進入網上課室、一部在答題或繪圖、一部在聯絡未能進入課室的同學或家長。由於我自己都在Whatsapp的家長群組裡,開學頭幾天早上的訊息都極之浩瀚,大都離不開未下載軟件、找不到連結、不懂得操作等等。還記得兒子首天上課結束後,跟我自稱他是zoom助教,因為老師與同學都未及得上他掌握得好。我問他為何其他人比不上他,原來都是拜教會KW與YC所賜呢!
 
        講了那感多自己的事幹甚麼?其實自己看見兒子的網課經歷時,腦海就想起新聞報導提及到的一些家庭需要,有些家庭擠逼難容幾位子女一起上課,亦有些家庭沒有足夠器材供子女上課,自己想到這裡時心裡也有點傷感。普及教育本來是讓人可以不受經濟條件與社會階層影響下,上課的學生都能平等地學習的事情,但如今卻因疫情而叫學生們因社經條件而出現差距。
 
        自己的祈禱仍在祈求疫情快過,民生經濟等能恢復,學生的學習不被窒礙呢!
 
不可停止聚會

 

      「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來十25)。在教會成長的日子裡,這句說話不止一次被人引用來提醒要參加聚會,甚至有時提醒的人滿有威嚴,彷彿不參加聚會就罪大惡極一般。

自年初疫情至今,我們的聚會形式已經由開始時的應變,到如今已彷彿知道若有不同的狀況時應該怎樣做。我們對「聚會」的想法亦早已跟從前不同,不論實際或網上,我們都視這些聚會一點不是假,是真實的聚會。或許你現在已經在想:「牧師到疫情八個多月才講呢啲?」或許真的有點遲,但今天想講的不單是聚會的意思,而是同一節的下半節:「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

希伯來書是一封寫給猶太背景基督徒的書信,而他們在收信的時期正正是經歷越多越多打壓,有單求安穩的倒退回到官方承認的猶太教裡,但同時仍有一批持守信仰不肯屈服的收信者。當日他們在日子越來越艱難的時候,若要生活得既有保障,又有更高社會地位,其實真的不要跟隨基督,只要重回猶太教懷抱就可以。然而,當日教會仍至歷世歷代教會都有一批真基督徒,在百般磨難中,要走在一起仔細思想如何激發愛心,勉勵行善。

踏入九月,大家都知道教會正為未來的方向準備,對我來說這個未來不應該只是2021年,亦更應該是要對未來一段較長日子的準備。我們未來會好像當日希伯來書收信者那般,又或者是另一種如今無法想像的處境,真的不曉得。在人類歷史裡,教會經歷過比如今更艱難的日子,但教會到如今仍然屹立,因我們的根基是耶穌基督。早幾天加拿大神召會的香港負責人跟我談到,五六十年代古巴的教會曾全部關掉,但如今就有五千間,而這些增長都是來自打壓時一批又一批信徒持守真道而結的果子。由此再看「不可停止聚會」的話,還是不是一種叫人有責備感覺的要求呢?又或者可看到這句話代表住教會在困難日子裡一班信徒的忠心持守呢?

  

Web Camp

       一個月前沒想過會撰寫這一篇牧者的話,因為一個月前這件連想也未有想過,何來任何文字可寫呢?。

 
       事緣疫情第三波來襲之時,大家生活各方面都被弄得一片混亂,許多以往暑假都在進行的活動被逼停止,其中一個就是夏令營會。在七月尾的時候,有一天耶青台的歐建樑弟兄(春麗)提出想舉辦一個網上夏令營,自己看到之後就留言給他,結果就被邀請協助這個後來名為「來跟從我去WC」的網上營會,而西環隊亦是參加的十四隊之一。
 
       其實整件事情在不足三星期準備的情況下完成,不單籌備的同工五湖四海埋班設計活動,就連報名都只有不足十天的時限。還記得在營前幾天,大家還要討論若只有幾隊參加的話是否繼續進行,但結果參加的人大都最後幾小時報名,結果就有十四隊,而且有一隊更是英國加香港的隊伍呢!
 
       營會每朝九至十時會有大組時間,大家在網上進行一起玩遊戲、睇廣播片、分組,然後在十時至下午四時有各組任務,到四時再回來有小組分享。連續三個晚上九時至十一時,是營會的晚會時間,第一晚由麥田圈的肢體遊車河漫談營會,第二晚由Hypersonic Lab領會,第三晚有歷代營會金曲串燒。營會其中一些招倈位,首次就是以Minecraft建了一虛擬宣道園,而參加者用Minecraft建教會;其次就是第三晚網上食杯麵,這活動更是歡迎營友以外的朋友參加呢!
 
       網上營會是否能取代實體營會?當然不能,不過卻可作為望梅止渴的事情,或者不至於望梅,也有一點點梅,但卻未能完全止渴。然而,一班搞手都覺得就看這是一次小實驗小嘗試,亦希望讓今年暑假能有點點營會足跡留下來,縱是虛擬與實體交錯,但這亦是美好之處。今次這個實驗結束了,其實大家都不想有第二次,因為大家都只想親身進入營會的呢!